通过北溪1号线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一度有高达80%被削减,叠加大部分石油运输被砍,欧洲的能源形势急剧恶化。再加上自入夏以来,欧洲遭遇的罕见高温干旱天气,更是给欧洲能源危机“火上浇油”。欧盟努力寻找他们能够找到的任何燃料来源,以便应对即将到来的冬季供应电力和供暖问题。伊朗和委内瑞拉最初被考虑作为能源替代品的两个来源地。不过按照当前形势,似乎没有那么容易实现。

伊朗对西方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量的增加高度依赖于暂定的核协议,但正如高盛最近表态,认为即使伊核谈判取得突破,也可能会“分阶段实施”,伊朗原油最早要等到2023年初才会重返市场。高盛指出,目前障碍依然存在,特别是美国在不愿意提供所谓的连续性担保的情况下。此外,考虑到伊朗已经每天出口约100万桶石油,同时在实现中期核目标方面也取得了进展,伊朗同意协议的“动机很弱”。

另一个“救命稻草”委内瑞拉方面,委内瑞拉政府最新表示,他们暂停运送石油,对于石油换债务的交易不再感兴趣。他们希望用意大利和西班牙生产商的精炼燃料来交换原油。虽然这不是一个明智的交易,但委内瑞拉急需“精炼燃料”来重振国家在能源和工业方面的发展。否则,由于缺乏投资和维修,委内瑞拉自己的炼油厂很难维持运营。

早前美国允许意大利的埃尼公司和西班牙的雷普索尔公司将委内瑞拉的石油运往欧洲,以缓解欧洲因制裁俄罗斯能源而面临的石油供应短缺问题。这也意味着两年来因美国加大对委内瑞拉制裁而暂停的委石油与债务互换计划得以恢复。

据外媒报道,自6月以来,埃尼公司总共收到了360万桶委内瑞拉稀释原油(DCO),其硫磺和水的含量较高,是一种不容易出口的等级。雷普索尔公司则在7月份运送了大约300万桶/日的石油。

由于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以及外国投资的减少已经扼杀了委内瑞拉的石油工业,根据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报告,委内瑞拉7月份的产量同比下降38%,至66.1万桶/日,6月份产量为71万桶/日,这是今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则报告了62.9万桶/日,低于前值的72.7万桶/日。据外媒报道,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也有所下降,7月份的原油和成品油出货量为46万桶/日,比6月份的63万桶/日大幅下降。

如果上述伊朗和委内瑞拉的情况都发生,并且欧洲不能找到其他途径获得足够能源来填补俄罗斯制裁留下的空白,外加冬天将至,欧洲的石油和能源价格将再次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