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赵云帆 上海报道

近日,一家上市不足一个月的中概股公司尚乘数科(HKD.NYSE)因其“妖气纵横”的走势,频频冲上财经热搜。

截至8月2日收盘,尚乘数科报1679美元/股,总市值高达3106.91亿美元,其高于同日阿里巴巴收盘市值2492亿美元。上市方才半个月,尚乘数科市值暴涨21426.64%,其股价更一度高达2555.30美元/股,总市值一度超过META(即Facebook)。

据媒体报道,尚乘数科母公司尚乘集团为李嘉诚控制的长江实业集团与和记黄埔创立。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调查时却发现,尚乘数科当前的控制结构并未指向李嘉诚,而是指向了香港投行圈的“名人”蔡志坚(Calvin Choi)

“蔡志坚在香港金融圈一直是风口浪尖的人物”,某内资险企香港分公司人士向记者透露,“近期蔡志坚或在遭遇香港监管层的重点关注,且消息称,部分监管措施可能会针对此前尚乘获得的一些金融牌照。”不过,该消息尚未能获得香港证监会的证实。

“纸面财富”跻身香港首富

尚乘集团官网中,和记黄埔,长江实业的名号高悬于显要位置,似乎显示着公司与李嘉诚渊源颇深。

然而从公开资料来看,”李超人”与如今的尚乘数科并无太多关联,充其量也只能说隐现其后。

美国SEC文件显示,尚乘数科股权结构较为单一,大股东为同在美股上市的公司宏达理财(AMTD IDEA Group,证券代码“AMTD”)。

截至2021年年底,宏达理财持有尚乘数科B类股6565万股,占尚乘数科股东权益88.7%。而由于B类股一股投票权相当于20股A类股,宏达理财占实际拥有尚乘数科股东大会表决权的99.4%。

进一步梳理宏达理财股权结构发现,该公司当前也仅有两个重要股东,一方为尚乘集团(AMTD Group),其持有宏达理财A类股4172.9万股,B类股1.493亿股,分别对应股东权益50.6%和88.2%;另一方重要股东为蔡志坚全资控股的维京群岛注册企业Infinity Power Investments,其分别持有宏达理财1356万A类股和6358万B类股。

美国SEC文件还披露,由于Infinity Power Investments还持有尚乘集团32.5%股权并间接控制尚乘数科,两方面累加后,蔡志坚个人实际占有宏达理财20.4%股东权益和51.3%的表决权。

不难发现,蔡志坚通过A/B类股股权架构,对宏达理财、尚乘数科两家上市公司均形成了50%以上的绝对控股

同时,若按照蔡志坚当前在尚乘数科占有的约18.09%的股东权益占比计算,这位神秘富豪的身家至少已经达到562.18亿美元(约3796亿人民币)。

对比那些闻名遐迩的福布斯富豪,蔡志坚的“纸面财富”甚至已经远超李嘉诚的360亿美元身家,跻身香港首富。而与内地新贵们相比,蔡志坚的身家也超过了拼多多创始人黄铮,仅次于钟睒睒和马化腾排名中国第三。

另一方面,虽然尚乘集团在所有“尚乘系”上市公司中均未披露其清晰股权结构。但有消息显示,国内知名投资机构中民投集团曾在尚乘国际上市前,计划收购尚乘集团股份。

而中民投投资尚乘一事,也于今年4月的一份香港证监会披露的一项“上诉审裁书”中被间接证实。

与小米深度绑定

名不见经传的投行人,突然成为了3800亿身家的新晋富豪,蔡志坚究竟是何许人也?

尚乘集团官网显示,蔡志坚在加入尚乘前曾任瑞银集团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MD)以及全球家族办公室亚太委员会委员。此外,蔡志坚还曾担任过花旗集团投资银行板块的中国首席战略合作官。

尚乘集团官网还披露,蔡志坚在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世界银行、东盟银行业协会共同发起成立的东盟金融创新网路中担任董事;还获邀担任香港政府委任为数码港谘询小组成员及在囚人士教育信托基金投资顾问委员会委员;获邀担任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特邀副会长、大湾区共同家园青年公益基金副主席、香港青少年军总会荣誉会长、香港专业人士联会副主席等等。

由蔡志坚实际控制的尚乘集团,从港资投行、虚拟银行、基金管理、保险经纪再到数字科技业务无不兼容并包,其势宛若一家亚洲大型金融财团

其中,蔡志坚与小米集团的深度绑定,更为香港金融业内称奇。

2018年,尚乘集团获得小米集团在港上市的承销资格,蔡志坚也借此与小米完成牵线搭桥。同年,尚乘集团与小米金融合资设立天星银行,后者获得了香港金管局当时颁发的八张虚拟银行牌照中的一张。此后,小米集团入股尚乘基金成为其战略投资者,后基金将其名称改为“尚米基金”。

除香港及海外业务外,蔡志坚也将业务伸向内地,其早年通过尚乘参与青岛银行战略投资成为公司非执行董事。

另外,根据工商信息显示,蔡志坚还是中国太平洋保险(香港)公司投资的深圳中保尚乘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

或被完全市场禁入两年

便是如此长袖善舞之人,蔡志坚却在2020年被财新报道套取中民投数亿美元资产。此后,2020年12月,蔡志坚卸任了旗下尚乘集团董事长职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香港证监会披露了一则关于一份蔡志坚的复议申请,其揭露了蔡志坚及尚乘集团在2015年与中民投系纠葛的种种蛛丝马迹。

文件显示,2015年5月,LR Capital全资附属子公司LR Capital Financial计划向中国民生集团组成的财团出售尚乘集团股份。

彼时,蔡志坚作为摩根士丹利牵头的卖方财务顾问团队中瑞银集团的项目保荐人,负责处理接洽收购事宜。

香港证监会指出,在其获得的蔡志坚与LR Capital Financial的电子邮件沟通中显示,蔡志坚与LR Capital的业务程度超越了一般客户业务银行家的职责范围,在前述收购案中屡屡作为LR Capital Financial与决策者身份进行沟通,但他并未向瑞银报告该可能出现利益冲突的事项。

而另一项指控中,香港证监会也披露,在2014年新特能源(01799.HK)IPO期间,瑞银担纲了其联席全球协调人、联席账簿管理人和联席牵头经办人,而蔡志坚当时担任了其交易小组成员。但LR Capital附属子公司和中民国际均为新特能源IPO投资者,且LR Capital另一家附属子公司还是新特能源的基石投资者,其亦涉嫌利益冲突和利益输送。

鉴于前述指控,香港证监会已经对蔡志坚采取了2年市场禁入的处罚,要求其不得申请牌照或注册、不得核准成为持牌法团的负责人,不得获准以银行业注册机构主管人员身份行事等。

然而,因蔡志坚不服有关判决在上诉,关于该事项的行政复议审判将在今年12月举行。

“尚乘的事情可能在今年年底有一个结局,”前述内资险企香港分公司人士告诉记者。